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弥漫的疼痛【资讯】

发布时间:2019-04-15 10:00:16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它的双腿被铁丝捆住,左腿几乎被诱捕的铁夹夹断,身体被一块大木板挤到墙上,它只能艰难地把头仰起来喘息。

他们抓住了它的头,再用一个榔头梆梆梆几下,将一枚两寸长的钢针从头顶钉了进去是深入骨髓的疼痛吧,它不住的颤栗。他们割开了它的喉管,把手伸到体内掏出了胃。在黑市,这样的一只胃被炒到几万元。买家确信,这胃是治胃病的奇药。它,叫做金雕当阳光照在羽毛上时,会泛起金色的光芒,藏民们称其为神鸟。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位列世界濒危物种红皮书。此刻,它们中的一群出现在报纸上。被枪杀、拔毛的金雕已经死了,但个个双眼圆瞪,它们,死不瞑目。他们,叫做盗猎者暴利使他们成为制作金雕标本的活跃份子。一只收购价五六百元的金雕,偷运到沿海线 一带的酒楼,售价数万,而制成标本,价格则会上蹿至数十万元。买家认为,这种有着神性和王者之气的大鸟标本,可以给自己带来好运。太行山一带的盗猎者,多在冬天出手,因为此时的金雕羽毛最丰满,但由于膘肥,不适合做标本,他们就给金雕断水断食,直到耗尽身体里的养份。为了防止金雕反抗损坏羽毛,他们会用针将它的眼睛扎瞎。看着这则报道的时候,是盛夏,凉意却从骨子里嗖嗖奔出。笑傲江湖的雕,君临天下的雕,在人的面前亦只能沦为弱者。被折磨、被虐杀,是它落入人手后所走的一条不归路。这让我想起了那个有名的唐朝酷吏来俊臣,他在讯囚时,或将囚犯置于瓮中,用火环绕烧炙,或以铁圈束首再加木契,至脑裂髓出。种种酷刑,备极苦毒。金雕不幸成为人的囚犯,所以只得接受备极苦毒的种种酷刑。而有着同等命运的动物,又何止金雕?同样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亚洲象,在为数不多的雄象中,竟然出现越来越多的无牙雄象。象牙一直被看作是雄性大象力量的象征,可对于亚洲象来说,拥有巨大的象牙不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反而成为死亡的标志,因为象牙贩卖的巨额利润让盗猎者的枪口对准了雄象。由于盗猎,有象牙的雄象和象牙越大的雄象越易遭到猎杀,少量的无牙雄象得以幸存,无牙基因因此被保留下来。有牙基因逐渐丧失,这不是自然选择的进化,是亚洲象面对枪口做出的无奈选择。亚洲象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直接的后果就是把亚洲象推进了灭绝的深渊。而关于猎杀藏羚羊的报道则更是多得不胜枚举。一条被称为沙图什的藏羚绒披肩,重量也就100克左右吧,在欧洲市场上最高可以卖到近两万美元。又是暴利,把一种珍稀动物推到灭绝边缘。春夏之次,母羊处于妊娠期,羊绒细软,此间正值藏羚羊由保护区西部向东部迁徙,盗猎者设伏枪击,造成大批怀孕的母羊惨遭屠戮。绕在女士玉颈上的披肩,沾满了母亲们绝望的泪血。公羊则在一把凶残的利斧下,身首异处。制作羊头标本同样是一条生财之道。暴利,是注入盗猎者体内的神奇的强心剂。他们的手厉害无比,他们的手无处不达,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有多远伸多远,有多少逮多少。只是该遣责的,仅仅是这些盗猎者吗?有买方才有卖方,有需求才有供应,万物之灵的人类,联手掌控着动物的生死。餐馆里,成为俘虏的飞禽走兽,正等待着被红烧黄焖、油炸清蒸的命运。既然卖的是野味,那就管你个虎豹豺狼,通通在此受降;既然来的是饕餮,哪就管你个天上水底,通通端来便是。野味餐馆的口号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天鹅肉又怎样?不能说癞蛤蟆吃不到的东西,人就吃不到嘛!鱼与熊掌不能兼得?那是生活在低效率年代的古人所云,如今你可以左一筷子黑熊掌右一筷子鲨鱼翅(一般的鱼和熊掌还不般配),又如何不能兼得?还有你,你这顽皮的泼猴,再聪明也翻不过人的手掌心,把脑袋敲个洞!把脑髓吸尽!来来来,边享用这热乎乎血淋淋的琼浆,边欣赏那可笑的猴相吧!它龇牙咧嘴的痛苦挣扎是佐餐的精彩小节目。至于几只瑟缩于囚笼里的白鹭,就别再去想什么上青天采白云之类的美事,而只能做一个下地狱的恶梦啦。那蛙声一片也绝不是在说丰年而是在道灾难了,沾满鲜血的人的手,将把一件件浸染着稻花香的绿衣,从活蹦乱跳的青蛙身上,生生剥离。人的牙齿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刀,食物不问出处,不管软硬,一律来者不拒,一律剁成碎渣;人的胃是一台超能量的搅拌机,包括肠肝肚肾、血肉皮骨,包括青山绿水、白云芳草,一律轰隆隆搅拌成浆。人是最凶猛也最不挑剔的杂食动物。华宅内,主人向来客展示他收藏的黄羊头标本。两只漂亮的犄角,栩栩如生,不啻为一流的艺术品,只是,原本温柔如水的眼眸却成了两个恐怖的窟窿,羊头所连接的身子,早已在红柳上烤了,下酒了。我曾经在去新疆辛格尔哨所的途中看见过黄羊,它静静的站在黄苍苍的天幕下,不惊不恼,它温柔的看着我,温柔得要滴出水来。我甚至看见了它唇边安静的笑靥。给冷寂荒凉的戈壁滩带来生气的黄羊,到头来不过得了个斩首的结局。也不知藏匿着血泪和暴戾的动物标本,会给拥有者带来何种好运?大街上,越开越多的皮草行,像雍容的贵妇,高高在上。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将兽皮换成了织物,可进化到今天,兽皮又被人裹在了身上。象征尊贵身份的兽皮大衣,不止裹着女士们袅娜的身段,还裹着枪声、鲜血,以及阵阵凄惨的哀嚎。动物的皮毛被剥下来经过设计和制作后,披在人的身上进化成的美,充满血腥与暴力。有一个和人与动物都有关的词语:禽兽不如。听起来是对人的斥责,实际上却是对动物的贬抑,语言、思想、智慧这是人类独享的特权,这是高等与低等的区别所在,因此,禽兽的行为只能是一条低到尘埃以下的标准线。一般情况下,说出这个词语的人都会怒目圆瞪,气极而至语结:你你连禽兽都不如!高等的人甚至比低等的动物更卑劣,说明此人已坏到何种程度。禽兽真的如此之坏吗?大自然中,人并非是唯一的主人,动物在它们的王国里玩耍嬉戏、生儿育女,遵守着自己的游戏规划,对人类,那些直立行走的高等动物,一律敬鬼神而远之,躲都来不及,更休提去招惹。可是人粗暴地闯进了它们的家园,子弹、陷阱、绳索、铁钩全是对付它们的强有力的武器,人给并未与人为敌的动物布下了天罗地网。捕获到手的,还会因为不同的需要而受到不同的折磨。动物赴死的的方式千奇百怪,万物之尊的人类,有权决定低人一等的它们的生死。禽兽不如,不过是心态膨胀的人类自以为是的说法,而已。每一时间都有动物在哭泣。每一时间都有物种在消失。生态学家告诉我们,近百年来,在人类干预下的物种灭绝比自然速度快了1000倍!而任何一个物种的灭绝都会影响到整个生物链的平衡。欲望不止,杀戮不止,生态失衡的脚步不止,生存环境的恶化不止。循环成为恶性,面对末日的,或许也得算上人类自己吧,这些,不都是人类自己制造的因果吗?只怕人们在说着禽兽不如这个词的时候,会越发没有底气。只怕有一天,后世的人们只能从电视和书籍里,才会看见原本非常普通的禽兽了,因为它们的脑门上,已经被高级而文明的人类,一笔一划地刻上了两个冷冷的大字:绝种。呜呼,痛哉!悲哉!  杨莙,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作协会员,重庆文学院创作员,作品散见《人民文学》、《散文百家》等,著有散文集《温暖袭人》、《慢慢说着过去》。

东莞周边做厂服

东莞附近厂服加工

东莞工作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