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兴诚三度发炮透露隐情联电案将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0-07-21 18:21:17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短短一个月中,和舰科技的高级主管唐睿(化名)经历了从满怀希望到极度失望的心态起伏。 今年5月份,联华电子董事会主席曹兴诚还在纪念联电成立25周年的运动会上乐观声称,台湾有关方面对联电展开的所谓“非法投资案”调查即将结束,这意味着已被“限制离境”达3个多月的和舰董事长徐建华有望重返岗位。闻听此讯,唐睿喜不自胜。 然而,一个月过后,案件未有任何实质进展,徐建华的回归之日亦遥遥无期。直至6月22日,一则刊登在台湾地区媒体上的公告《敬请新竹地检署将本公司曹董事长从速提起公诉》明白无误地印证了唐睿的担心,他顿时从希望之巅跌落到失望之渊。 “尽管和舰的生产不会因徐总不在而停顿,但当前正是半导体业大发展的时期,他不在这里拍板,很多重大决策便无法进行。”唐睿焦急地说。 记者随后了解到,这份公告是曹兴诚首次以联电名义发布的一封公开信。此前,他曾两度以个人名义发表公开信解释案件悬疑,均产生振聋发聩的效果。此次“三度发炮”,其言辞之犀利、笔锋之尖锐丝毫不逊以往,而文中所透露的诸多鲜为人知的隐情更让外界对联电事件的关注度重新升温。 在联电案众多关节已昭然若揭的关键时刻,这封突来的公开信会否给整个案件带来转机? 第三封公开信 曹兴诚欲以联电名义刊登公告的消息曝光后不久,早报记者辗转从有关渠道拿到了这份公告的全文。 这份寥寥千字的公告首先陈述了案件的最新进展。公告称,案件发生后,联电即开诚布公,全力配合台湾检调人员侦办。目前各项疑点已逐步澄清,所谓“偷跑”投资、移转订单、专利提供和舰使用等等均“查无实据”。“至于技术移转,本公司虽未涉及,但因技术问题非检调人员专业,沟通尚需一些时日;惟技术移转仅涉及两岸条例,初犯不涉刑责;故本公司对本案之后续发展,保持乐观。” 公告同时“郑重请求”新竹地检署,“依其所有可能之犯罪推论,将联电曹董事长从速提起公诉”,以使此案不再引起社会的争议或对立。“本公司认为,检调隶属行政部门,一切决定皆难免予人政治联想;本案只有经过法院公开审判,方可杜绝一切流言。” 至于台湾有关方面最初指联电为协助和舰涉嫌掏空背信一事,曹兴诚在公告中称,此事“既经股东会确认并未违背公司利益,所谓‘集体掏空背信’之说自不成立”。故此,联电自曹兴诚以下所有在此案中被列为被告的人士,都是“奉董事长之命执行职务,显属无辜”;他希望新竹检方不要任意起诉,以免触犯台湾“刑法”第125条“滥权追诉罪”。 据了解,在今年6月13日的联电股东会上,联电股东们以投票的方式通过了对曹兴诚在和舰事件中所作决策的支持。 此外,公告还透露,曹本人曾于6月9日前往新竹“地检署”接受问讯,其间曾请教检察官陈荣林如何可以解除和舰董事长徐建华限制出境的禁令。陈回答需上级同意方可。曹又问如何可使上级同意,后者回答一要获得舆论赞同;二要维持司法威信;三须提供超额保证金(因徐被认定为重大经济罪犯)。曹就此在公告中质问,不知陈荣林所说的“上级”是什么人,竟能无限上纲将徐建华定为重大经济罪犯,并提出任何人都无力满足的条件。在他看来,这么做“不啻动用私刑”,长期剥夺徐返回和舰工作的权利。 在公告末尾,曹兴诚表示如果未来被法院判决有罪,他将即刻辞职,并向董事会推荐执行长胡国强接任。而如果联电案无事落幕,他最晚也将在2007年股东大会前自动退位,“以便胡执行长接棒,持续发展联电成为社会公器、永续经营之典范”。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联电案发生后曹兴诚发布的第三封公开信。此前,他曾在今年2月18日及3月21日,两度通过刊登报纸广告方式,向外界说明案情,但一直限于个人身份;此次以联电公司名义刊登的广告,则是案件爆发以来的第一次。 “交班”悬念 据了解到,在第三封公开信出笼的当天,台湾有媒体就向曹兴诚进行了采访。他认为新竹“地检署”在侦办此案的过程中有“作秀”之嫌,小动作太多,完全不遵守检调不公开的原则。 至于外界颇为关注的“交班计划”,曹兴诚透露,到2007年时他将满60岁,明年则是他进入半导体产业30年,“我应该可以功成身退”,即使辞去董事职务也可以。而如果因为这个案件遭到起诉,他将与联电脱钩,一个人去面对。 另外,曹还表达了将辞去“国策顾问”职务、以平民身份接受调查的想法。 由于此前,曹兴诚在被媒体问及“交班”问题时,曾明确表示联电从无接班人问题。因此,这份公告透露的信息显示其观念已有大幅转变。业内人士推测,曹在此刻提及“交班”问题可能和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准备卸职有关。就在前不久,台积电董事会刚刚通过了7月1日起执行长由总经理蔡力行接任的决议,被视为台积电“交班”动作的开始。而曹此次明确执行长胡国强为接班人,在业内人士看来或是受台积电“交班”已进日程表的刺激,也有人直斥曹此举有和张忠谋“一别苗头”之嫌。 令人回味的是,这并不是曹兴诚第一次叫嚷“交班”。早在2000年5月份,曹兴诚就因联电竹科环评案请辞联电董事长职务。但第二年6月份事件平息后,他又恢复原职。 但也有部分专业人士认为,曹兴诚对此次“交班”应当明确“交班”策略,否则,仅仅依靠一句“交班”是无法说服持股较高的外资法人的。一位外资券商主管表示,如果我是投资人,我很想知道联电是否有明确的“交班”制度,就像台积电张忠谋“交班”给蔡力行一样。纵观全球知名企业的“交班”过程,都是先选出4到5个接班人,让经理人与投资人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反应再作定夺。以此考虑,联电这种做法可能无法说服投资人。 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目前联电本来就是执行长胡国强在指挥工作,因此曹兴诚“交不交班”并不会带来太大影响。 尽管如此,联电接班人的首次浮出水面仍可能给联电案带来微妙的促动。由于此前,曹曾数次要求当地政府对联电案表态,但始终未得到明确的响应。而随时间的拖延,旷日持久的联电案已经拖累到联电与和舰两家公司的正常运营,在此情势下,曹兴诚不得不以“下野”名义相抗,以促成联电案的早日解决。 胡国强其人 第三封公开信中最大的亮点莫过于联电执行长胡国强被曹兴诚真正推到前台。对于胡国强其人,外界报道甚少,但即将“接棒”的他无疑对联电的未来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台大电机系毕业的胡国强在加入联电前,在台湾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在硅谷的华人圈中,他却鼎鼎大名。当年,他曾参与筹备过三家公司,涉足的领域从绘图终端机、绘图卡一直到晶片设计。尽管在台湾半导体业资历不足,但在硅谷的IC设计界,他却拥有和联发科技蔡明介相同的知名度。 在创业过程中,胡国强开始与联电高层接触。1993年,他就以客户身份与联电往来。1995年联诚积体电路成立时,胡国强以股东代表身份,出任联诚董事,进而与联电高层相熟。 2002年11月,胡国强与联电董事长曹兴诚及执行长宣明智会晤。他原本是打算和这两人讨论事业生涯转型,想邀请两人参与投资。但交谈之下,双方理念竟不谋而合,越谈越投机,胡竟而决定应邀加入联电。当年12月30日,他走马上任,担任联电“新事物发展群总经理”,还兼任设计支援部的总长。第二年的7月份,他更是被选为联电执行长。 据了解,当时联电内部是以投票方式选出胡国强担任执行长的。在他当选后,曹曾在给业界同仁的信中分析了胡国强能高票当选的原因,一是学历经历完整;二是经验丰富。此外,曹兴诚当时还给了他设计专才与公司制造专才互补、工作努力、要言不繁、态度平和、善与人沟通、乐于工作、并仍保持创业精神与态度等评语。而在最近发布的公告中,曹兴诚也评价他“为人正直勤毅,自上任以来,表现优异,普获客户、员工佳评,定可带动本公司未来之持续成长”。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分析认为,胡国强在设计公司近30年的完整经历,是他能出掌联电执行长的最大原因。出身设计产业的胡国强作过晶片设计,与美国、台湾地区半导体设计厂商出身相近、渊源深厚。在联电要积极拉拢新旧设计厂商订单时,胡可以发挥这层优势,进而争取到订单。 另一位熟悉联电的业界人士也指出,当时胡国强到联电没有人事派系的包袱,加上在美国硅谷又是从事研发工程师出身,累计了相当多的行销、业务及募资等创投经验,这使他能在董事会选举中获得压倒性票数。更巧合的是,就在他接手联电执行长后不久,半导体业竟真的开始返暖回春。 “曹兴诚此次欲完全‘交班’给胡国强,除了联电案的一部分原因,还有要借助他在IC设计客户端的市场敏感度,来弥补联电过去重制程而轻产品应用的不足。另外,胡本人做事严谨、自我要求甚高,在强调纪律的联电文化中,能执行贯彻曹兴诚的意志,这点也是曹兴诚最看重的人格特质。”业界人士最后说。联电案走向解析 一位接近此案的台商告诉早报记者,曹兴诚在6月9日的问讯中首次以被告身份向台湾地区检调单位说明联电案情况。由于检调单位查扣的电磁资料和账册相当庞大,侦查庭讯也进行得相当缓慢,而其侦办重点仍是集中在联电的199项专利输出、联电离职员工任聘到和舰科技上班、联电的客户订单交由和舰代工以及和舰科技设立的资金来源等关键问题是否有涉及背信及违反“证交法”的嫌疑。这是案件进展缓慢的一个原因。 另外,在和舰科技此前赠股15%给联电的过程细节调查中,检调单位也进行得相当仔细。知情人称,对检调单位的讯问,不少问题曹兴诚都一肩扛下,并强调和舰与联电只是合作关系,也是未来联电进军大陆的据点之一,绝非掏空联电的资产。至于检调单位指控的高科技晶圆专利部分,曹兴诚强调,和舰只是8吋晶圆厂,甚至部分列为重要证据的专利,根本是早已过时的6吋晶圆专利,在生产线上的实际作用不大。而联电在国内外申请的晶圆专利就有7700多项。“当专利在被侵犯时才有所谓价值,而和舰的多数专利并不适用于量产,因此没有所谓联电专利遭和舰侵犯的问题。” 正是由于整个问讯过程十分顺利,曹兴诚才会在当时对联电案即将“收官”表示出乐观态度。但时隔两周,问讯并未产生实质性结果,这被外界普遍视为是曹兴诚三度发炮的主要动因。 对上述情况,上海浦东台湾经济研究中心秘书长盛九元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去年经历了一段不景气的岁月之后,今年二季度,全球半导体产业出现强劲复苏的势头,这一情景出乎很多厂商的意料。生产形势的大规模好转使得企业营运管理亟需加强,而有越来越多的半导体厂商则希望借着目前这个机会进一步扩充产能。 但联电事件的久拖不决使联电与和舰的营运很受打击,联电的很多股东和投资者也因此犹疑不定,长期来看会给联电与和舰的未来发展都带来不利影响。出于这些原因,曹兴诚此次“挺身而出”,希望换得联电案的早日了结,否则,事件的影响会越来越趋于负面。至于“交班”问题,盛九元认为这是当前高科技行业的大势所趋,很多企业都在进行“大换班”,以便企业更好的发展。借着这个机会,曹兴诚把“交班”提上日程,也是希望能以此稳定联电,使后者的发展更具有持续性。 p2p机相关文章:p2p原理

长春牙齿矫正医院

广州植发医院

整形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