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尔及利亚天然气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4:25:35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阿尔及利亚天然气

中国页岩气网讯:长期以来,阿尔及利亚对欧洲主要是南欧国家,尤其是西班牙和意大利源源不断的天然气供应,奠定了其在欧洲第二大外部天然气供应国的地位。但最近几个月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行业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在已略显饱和的欧洲市场一举拿下向后者出口天然气的项目,二是长期担任能源部长的哈利勒、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Sonatrach)首席执行官和几位高管因腐败案而落马。

南欧天然气举足轻重的供应国

阿尔及利亚是重要的原油生产国,去年日均产量为180万桶,但对欧洲尤其是对南欧的战略重要性更多地体现在其作为天然气提供国的地位。

经过总统布特弗利卡十多年改善国内安全局势的努力,阿尔及利亚虽说不上一派升平,但暴力事件却大幅减少,国内政治形势稳定。阿尔及利亚国内安全形势好转对欧洲很重要,这种重要性更多地体现在其作为欧洲最重要能源供应国之一的作用上。虽然去年阿尔及利亚向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为510亿立方米,比俄罗斯的1330亿立方米少了一半还多,但在南欧,Sonatrach却比俄气更具影响力。出于对阿尔及利亚天然气进口绝对优势的恐惧,西班牙早在1995年的时候,曾制定了限制国外供应者在西班牙市场的占有率——上限为60%。

对阿尔及利亚自身而言,天然气非常重要,因为天然气占到了其化石能源总产量的48%,但天然气对阿尔及利亚的政治意义要远大于此。早在1964年也就是独立两年后,阿尔及利亚就首次实现了LNG出口。事实上,阿尔及利亚是LNG贸易的创始者,它是第一个商业出口国;英国成了它的第一个出口市场(当时英国还未发现北海天然气)。因此,阿尔及利亚天然气产业与成立于1963年的Sonatrach一道奠定了该国民族自豪感的有力基石。

但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产业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市场天然气价格下跌,长期天然气合同客户纷纷毁约,打乱了阿尔及利亚LNG出口扩张计划,LNG设施只能低负荷运行,这导致了其天然气行业债台高筑,尽管挫折如是,但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产量并未就此萎靡,相继铺设了通往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天然气管道,天然气产量由1980年的142亿立方米增长到1990年的493亿立方米以及2009年的 833亿立方米。

前任能源部长哈利勒的政策

布特弗利卡在1999年当选总统后,除了着重解决安全问题以外,在能源部长这个待定职位上,他做了一个当时令很多人都颇感吃惊的决定:任命了当时在世界银行工作有20年的前Sonatrach高管哈利勒。当时哈利勒在世界银行负责南美洲国家的能源行业改革事务。

在其上任的最初几年,哈利勒曾提出了激进的改革方案:开放国内能源市场并改变Sonatrach的国有身份。但这种激进的、自由的改革提议并不能赢得民众的认同。虽说2006年经他力推的新的化石能源法取代了1986年的旧法,但迫于各方压力,其最初的完全市场化改革的文本做了大幅修改。新法承认Sonatrach仍然在阿尔及利亚工业中的主导作用,保持其对阿尔及利亚天然气发展的控制权。

哈利勒还给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出口制定了远大的目标:2000年要达到年出口600亿立方米,2005年达到850亿立方米。目标的实现主要通过投资新的出口设施:扩展现有出口管道,如要建成一个新的直抵西班牙的Medgaz输气管,经撒丁岛到意大利内陆的管道,并在阿尔泽建一座新的LNG设施。但这一计划却因各种原因被打乱,哈利勒850亿立方米的年出口计划也不得不推迟到2013或2014年。但事实上,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的缓慢以及LNG出口量的增幅不大暴露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本国天然气供应不足。

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主要产自哈西鲁迈勒气田,约占阿尔及利亚已探明储备的一半,此外该气田还充当了阿尔及利亚南北天然气输送的枢纽。除盛产天然气外,哈西鲁迈勒还出产数量可观的凝析油,但为了维持凝析油产量,每年约有6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须回灌到哈西鲁迈勒油气田以维持气压。受限于哈西鲁迈勒气田产能,哈利勒意识到要想获得更多的天然气就必须另辟它径,于是,Sonatrach将目标锁定了阿尔及利亚南部和西部的广阔地带以及撒哈拉沙漠的深处。在政府一系列吸引投资的鼓励措施下,一些项目相继开工建设。

5月底,Sonatrach总裁和其他几名副总裁因涉嫌贪污腐败被总统布特弗利卡“开除”,眼下正在接受调查。哈利勒也因涉嫌受贿该起案件而被摘掉“乌纱帽”。

现任部长尤素菲面临的挑战

但计划总没变化快。2008年的经济危机将哈利勒的计划打乱了。西班牙饱受经济衰退打击,去年的天然气消费降低了10.3%,由此,阿尔及利亚——西班牙的Medgaz管道开工日推迟。其他市场也遭遇类似的天然气需求下降的情况。

当然,因经济衰退导致的天然气需求下降只是暂时的,但欧洲未来的天然气供应很可能出现结构上的过剩。从近期来看, 主要的外部供应商——Sonatrach和俄气产能提高了;卡塔尔LNG也急速扩张;再加上美国天然气价位走低,令更多的LNG供应商寻求美国之外的市场。从长期来看,未来来自里海和中东的管道天然气进入欧洲市场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抛开这些外在因素,欧洲或像美国一样,步入页岩气开发的繁荣时期。  

阿尔及利亚未来天然气产量的激增或许是不合时宜的。今年绝大多数时间中,欧洲现货市场的气价仅为每百万英热单位2-3美元。气价的下行趋势对Sonatrach非常不利,也给新履职的能源部长尤素菲带来艰巨的战略挑战。但是不管是哈利勒还是尤素菲,都是天然气长期合同的坚定拥护者。尤素菲可能会倾向于团结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使其像石油欧佩克(OPEC)一样成为天然气市场强有力的调节者。长期挑战也许是如何吸引外资开发新的天然气资源,以保证未来稳定的天然气供应并制定新的国家能源政策。估计今年年底前,尤素菲将推动新一轮的气田招标,至于他能否比其前任更成功地吸引到大量外资还要用事实来说话。不过,对尤素菲而言,眼前最重要的事还是要处理好Sonatrach高层腐败丑闻。

当然,对尤素菲的一举一动,欧洲并不不只是作壁上观的看客。对欧洲来说,与阿尔及利亚保持稳定的伙伴关系并且持续不断地向其天然气项目注资,将构成欧洲未来能源安全战略的重要环节。

(来源:欧洲能源评论,文章有删减,标题有改动)

南京福州画册印刷

福州拖钩

长沙成年黑山羊

陕西鱼具渔具垂钓用品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