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上盛备有着怎样的政绩成就对日本有着什么影响

发布时间:2021-01-05 18:12:33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金上盛备有着怎样的政绩成就?对日本有着什么影响

天正六年(1578),传来上杉谦信去世的消息,盛氏立刻命小田切孙七郎前往春日山城,在确认消息后,芦名家派出小股部队(估计是小田切氏的人马)伪装成强盗试探了上杉家的防御力量。

很快“御馆之乱”爆发,景胜、景虎争立,5月,景虎的后台武田家、北条家致信芦名家,恳请盛氏出兵援助景虎。对北越后出海口早有野心的盛氏很快同意,于9月任命金上盛备为总大将,攻入北越后腹地。但是盛氏的目的不在于援助景虎,而是渴求土地,芦名军很快攻陷了要地北蒲原郡安田城,随后又劝诱山浦国清家臣从而侵入下条等地,达到了扩充了领土的目的。而景虎不仅没有得到期望中的来自东方的援助,反而不得不承认了芦名家对占有的土地的所有权。

天正七年(1579),新发田重家因为对封赏不满,受到柴田胜家劝诱而叛乱,芦名家依旧通过津川金上氏暗中支持新发田氏,力图在与上杉领地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

天正八年(1580)7月28日(一说6月17日),芦名家的擎天一柱盛氏去世,享年60岁,埋葬在小田村;盛氏唯一的嫡子盛兴已于天正三年(1575)去世,因此盛氏选择过继旗下大名二阶堂家的嫡子二阶堂盛隆为养子。芦名盛隆继任为芦名家第18代当主。但是在盛氏时代团结一致的家臣,面对这个外来的少主,却难以保持尊敬和信服。

盛隆即位后,急需获得威望以赢得家臣们的信任,对内他选择依靠自己亲信的二阶堂派系,并笼络家臣笔头金上盛备等旧家臣;对外,于天正九年(1581)命盛备带上礼物(名马三头,蜡烛千支)上洛,为主家争取三浦介的职位。盛备礼仪周备,口才出众,赢得了织田信长的好感,在信长的斡旋之下盛隆叙任三浦介,芦名家在名义上成为了三浦氏嫡流,而盛备也因功被任命为远江守。由此,盛隆稳定了家中的形式,而盛备也更加为主公所倚赖。

之后盛备作为重臣在内政、外交等方面继续活跃着,如天正十年(1582)5月29日,盛备代表主家就织田家臣泷川一益背弃盟约联络伊达家一事向织田信长表示抗议等。正是在盛隆时代,金上盛备得到了“芦名执政”的称号。

天正十二年(1584)10月 6日,24岁的盛隆被宠臣大庭三左卫门杀害,不满一岁的嫡子龟王丸继任当主,芦名家实际权力掌握在了金上盛备、四天宿老等重臣集团手中。

而到了天正十四年(1586)12月31日,龟王丸又由于患疱疮病死,年仅3岁。多灾多难的芦名家由于继承人问题,家臣分裂为两派:伊达派和佐竹派。伊达派以富田氏、平田氏为首,主张迎立关系较近的伊达小次郎竺丸,而以金上盛备为首的佐竹派则主张迎立佐竹义重的次子义广。虽然芦名家历史上和佐竹、伊达都有争斗,但在盛氏时代就与佐竹达成了和睦,佐竹家也承认了芦名家在南陆奥的霸权。而伊达家则不同,虽然两家有姻亲关系,但在“天文之乱”以后,伊达家没落,芦名家崛起,期间两家争执不断,并在盛隆即位后愈演愈烈。盛隆被刺后仅20天,伊达家就趁乱出兵,消灭了一直为芦名家守卫桧原通道的穴泽氏,之后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两家光大规模的交战就有五次之多。所以,在芦名家臣团内部,支持佐竹派的舆论占优。加之外界石田三成的介入,最终,佐竹义广继承芦名家,并改名芦名盛重。

在芦名家为继承人问题陷入争论的同时,北方的上杉景胜在支持丰臣秀吉击败柴田胜家后,解决了后顾之忧,决心讨平新发田氏的叛乱。之前景胜不断派遣使者出使芦名家,承认芦名家在北越后新占领土地的合法性,希望以此来换取芦名家的中立。但在景胜正式知会芦名家其即将征讨新发田氏的消息后,新即位的芦名盛重,在其亲信的佐竹系家臣怂恿下,拒绝了以盛备为首的众多家臣的建议。在得到新发田氏从属的承诺后,下令出动金上氏兵马支援新发田氏。这种做法也许是急于通过战争树立威信,也许是盛重为了削弱手握实权、功高震主的金上盛备的实力而刻意为之,但却直接导致了芦名家在北越后新扩张的土地全部丢失,赤谷城陷落,小田切盛昭被讨死的惨痛结局。

在北越后的失败,更加加剧了芦名家臣团的分裂,这连在家中有着崇高威望的金上盛备也无能为力。为了延续主家,盛备向盛重建议以承认本领安堵为条件彻底投靠丰臣家,在获得同意后,盛备第三次上洛,晋见丰臣秀吉,并圆满完成了使命。而此时,芦名家的领地已从盛氏时代的一百二十万石锐减至四十八万石。

但仅仅半年之后,天正十七年(1589)6月5日,摺上原合战之战爆发,由于家臣团的分裂,导致战场上芦名军前后脱节,在前线奋战的金上盛备等人拼命赢得的优势迟迟无法转为胜利。在后备部队遭到小规模袭击纷纷退走后,前军终于支持不住开始溃败,二番备金上盛备队被切断退路,全部战死。

盛备死时其家臣白桥权左卫门记下他的遗言,逃回津川转告盛备之子盛实“依靠山内,誓死抵抗伊达”。

嘉永3年(1850年),会津藩主松平容敬立“三忠碑”以纪念芦名方的忠臣金上盛备,佐赖种常,常雄父子三人拯救主君急难的义举。碑文为会著名的儒学者高津泰所撰写。

恒温恒湿试验箱厂家

保健食品厂家

国内期货招商

环保涂料增稠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