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美危机引发全球债市巨变服装

发布时间:2019-09-20 04:08:08 阅读: 来源:格栅板厂家

欧美危机引发全球债市巨变

债市的黑白边界正在逐渐变成灰色。

随著美国的顶级信用评级仍受到威胁,欧洲的债务危机仍在持续,投资者、交易员和决策人士开始努力应对全球债市的根本变化。

很多所谓的新兴经济体借贷成本开始像发达国家一样低,甚至更低;而通常情况下,由于人们感觉新兴市场存在的风险,他们的借款利率一直较高。

如今,债市投资者看起来认为墨西哥和巴西比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些曾是其殖民统治者的欧洲国家的风险更小。正在进行的美国债务上限论战将美国国债信用违约掉期的保险成本推高至高于巴西的水平。而美国国债长期以来一直是最终的“无风险”投资。

尽管这种地位的互换从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和欧洲双双遭遇的危机,很多人说这是投资者对国债相对风险看法及收费方面发生的一场更广泛、更永久转变的一部分。

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投资服务(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拉美地区信用分析主管里欧斯(Mauro Leos)说,我们所看到的交叉非常明显,我认为这种趋势将持续,即使是在这场危机时期结束之后。

正如华盛顿的债务论战所显示出来的,即使是美国政府也不能被视为完全没有风险。对希腊的救助可能令投资者遭受损失,这一计划被视为该地区其他国家债务重组的一个模板。

这将迫使投资者和策略师改变对发达市场债务的看法。如今,在评判一只债券的价值时,很多人不只是考虑一个发达经济体(比如意大利)的增长和通货膨胀,而是首次必须面对他们居然拿不到还款的可能。

全球债券基金Loomis Sayles Global Bond fund联席经理罗利(David Rolley)说,在发达市场,重点一直是分析业务周期,而新兴市场的重点则是偿债能力;如今不是这样了,无论是发达市场还是新兴市场,都既要分析业务周期还要分析偿债能力。

这不止是个别办事员要面对的一个问题而已。它可能最终意味著,由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存在可能欠债不还的风险,即使这种风险微乎其微,这些国家也可能面临额外的不利因素。

在交投清淡的信用违约掉期市场,上周四1,000万欧元(合1,440万美元)美国国债一年的违约保险触及8万欧元(合11.5万美元)。与此相反,同样数额的巴西国债一年的违约保险成本为4.5万美元。

由于一旦美国出现债务违约(尽管这不太可能),美元可能会大幅贬值,所以美国国债的信用违约掉期以欧元计价,且主要在欧洲以外交易。

诚然,与债市相比,信用违约掉期市场规模小、流动性差。不过,实际证券交易中开始出现类似的迹象。上周,墨西哥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4%,西班牙国债则为6.14%。7月,巴西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4.188%,葡萄牙国债则为12%以上。

当然,鉴于通胀率、经济增长水平和央行政策不同,对比各国债券收益会很难。宣告包括德国、法国、美国和英国在内的十大主要国家末日来临当然也为时尚早。这些国家都维持著AAA信用评级,并依然被普遍视为债券购买者最可靠的赌注。

发达市场国家曾经挺过许多困难,比如20世纪90年代初的瑞典银行危机。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等新兴市场国家依然受到政治及商品价格周期动荡的困扰,由于这些因素,投资者长久以来都不敢轻举妄动。

即便在巴西、中国和印度等管理更好的国家,外国投资的洪流也已经令一些资深观察人士深感惊讶,这些人还记得过去的热钱流入如何预示著新兴市场的萧条。

不过,对希腊财务困境的担忧及其蔓延至西班牙和其他较大型经济体的可能性正逐渐侵蚀发达和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已经主观存在的界线。

在华尔街,这正促使回购发达国家政府债券的分析师和投资者求助于在新兴市场债券方面有经验的人,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钱可能拿不回来了。

Eaton Vance全球固定收入团队的投资组合经理赛拉米(Michael Cirami)说,世界各地机构新兴市场的同行们正在帮助发达市场领域的同行;这就像是负责希腊业务的同行们现在敲响新兴市场的大门说,你能帮我理清头绪吗?

购买发达市场债券者一般认为国家偿还债务是必然结局。投资发达市场的人不会花太多时间了解一个国家的基本面,比如债务水平和收入,而是注重对经济增长、央行加息和通胀的预期,这些被视为主要风险。

摩根大通策略收益机会基金(J.P. Morgan Strategic Income Opportunities fund)投资组合经理艾根(Bill Eigen)说,传统上,主权债务分析师主要会考虑利率动作,而现在根本不考虑。据最新数据,该基金截至4月30日共有142亿美元资产。

这并不是说有新兴市场经验的投资者认为主要发达市场经济体有很大的违约可能性。Van Eck G-175策略基金董事总经理费恩(Eric Fine)表示,美国债务大幅增长的更大风险不是违约,而是潜在的美元危机、通胀飙升以及央行可能会失去信誉。

苟芸慧再曝新欢攻城失败转恋港男高钧贤

四海同春五洲同乐温暖侨胞故乡情

12306与阿里云合作的背后逻辑

塔尔德利对超级杯志在必得赢恒大增强信心